人生就是博app

以“三无”女人的名义嫁给国家却被弹劾下台朴槿惠的坎坷人生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1-07-30]

  “我没有父母,没有丈夫,没有子女,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。”这是她广为流传的竞选名言。

  但她贵为韩国“第一公主”,却历经双亲被刺而亡,一生未婚无子;登上权力之巅,又沦为阶下囚。那这样一位无父母,无丈夫,无子女的“三无”女子,如何登上权力之巅?本该风光无限的她,又为何落得阶下囚?

  要说朴槿惠,得先从她的父亲朴正熙说起。1961年,朴正熙发动政变,成为韩国的第三任总统,朴槿惠的命运迎来第一次改变,她以“第一女儿”的身份入住青瓦台。后来,朴槿惠先后在韩国西江大学电子工程系、法国格勒诺布尔大学学习。

  她的学生时代算是比较平静地度过,正如她所希望的那样,过着“洒脱的生活”,有着“为个人而活的梦想”。二十二岁那年,一声枪响再次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,她不得不割舍自己的个人追求,转而将自己献给国家。

  1974年,朴槿惠二十二岁,她正在法国进修,但此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当时的第一夫人,也就是朴槿惠的母亲遭到暗杀去世。得知消息的朴槿惠,仿佛是天都塌下来了一样,于是她匆匆结束自己的留学生涯,赶回韩国处理母亲的后事。

  在她处理完母亲后事的第六天,就胸前佩戴黑纱,开始以“第一夫人”的身份站在父亲的身边,正式参与国家政事。这次母亲遇刺,使得朴槿惠不得不放弃个人念头,开始从政生涯。

  参政后的朴槿惠,起初只是陪同父亲到处视察走访,外加负责每天给父亲读早间新闻,偶尔也会说出自己的意见。渐渐地,她的学习范围拓宽到外交和军事。

  据青瓦台的工作人员说,当时,朴槿惠显示出过人的政治家才能,其父朴正熙也在有意地培养她的领导人才能。朴槿惠在“第一夫人”的位置上越来越得心应手,但此时一个名叫崔太敏的牧师一家都围绕在她的身边,这也为多年后的“闺蜜干政”一事埋下了祸根。

  正当朴槿惠安心地做着韩国的“第一夫人”时,一声枪响在1979年19月27日的凌晨刺破天际,一同传来的还有总统朴正熙被暗杀的消息。时年二十七岁的朴槿惠,五年内接连失去母亲父亲,她的悲伤和痛苦可想而知。在她还没从悲伤中缓过劲儿来,韩国上下又开始对前总统的清算运动,“倒朴”之声到处皆是。

  朴槿惠也被禁止祭拜父亲,此时她的弟弟还因为父亲去世的原因,选择辍学,染上毒瘾。但好在,新上任的总统是父亲生前的手下,或许是出于怜悯之心,他将搜查来的9.5亿韩元的支票和现金给了朴槿惠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长姐的朴槿惠,选择带着弟弟妹妹离开青瓦台,回到了首尔的私宅。开始了十八年远离政坛的普通人生活。

  但在这期间,她也没有停止学习。她前往台湾中国文化大学,研修了最高产业战略课程,并获得该校的名誉文学博士。后来她还凭借自己的能力,进入了韩国文化财团,并担任董事长,同时还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——《如果我生在平凡的家庭》。

  因为父亲的原因,她只能远离与政治相关的职业,在一些非政治机构中任职。双亲去世,父亲死后还免不掉世人的谩骂、所做的成绩也被后来的当权人践踏,弟弟妹妹们过得也不幸福。她不敢接触政治、也不敢接触以前的熟人,她的人生一下子从跌落谷底,这也让她一度绝望迷茫。痛苦纠缠于身的她搬进了崔顺实的住宅,与这位闺蜜一同居住。

  1982年,朴槿惠出任了岭南大学的理事长,因为这份职业与政治联系不大,因此也没有被高层禁止。此后,她经历了一段漫长的韬光养晦时间,为她重返政坛奠定了很好的基础,她在教育事业上所做出的贡献,也为她日后的选举铺好了路。

  1997年,一场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,为朴槿惠的返政之路打开了一个口子。她凭借着敏锐的政治直觉,将韩国大国家党作为她的第一步。大国家党的支持者与其他政党有个不同,就是它的支持者多是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。

  这些人是经历过朴正熙统治下韩国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人。因此,朴槿惠在进入大国家党后,借父亲的余力,以“帮助韩国人民摆脱危机”为出发点,获得韩国民众的支持,顺利进入政坛。

  此后,她在大国家党中混得风生水起,历任了大国家党的副、、还五次当选国会议员。在当选大国家党代表后,直到她卸任的两年多时间内,朴槿惠在韩国的各种地方选举、改选、补选活动中,都以“40比0”的成绩取得完胜,还有了“选举女王”的美誉。

  但朴槿惠重返政坛的动机,太过明显,那就是为其父正名。正是这样的复出动机,引起了“反朴正熙”人士的不满,因此,她在一次竞选活动中,遭到了刺杀,但幸运的是,她只是右脸被文具刀划了一个长达十一厘米的口子,并无生命危险。也正是这次受伤,更让她坚定了要攀登韩国政权顶峰的决心。

  2007年,朴槿惠正式参与总统大选,但以微弱劣势,败给了后来成功当选韩国总统的李明博。面对这个结果,她表示自己输得心服口服。这样自谦的态度,让民众对她的印象也越来越好。

  但朴李之争一直都是韩国政坛中明摆着的事。尽管李明博当选后表示,会将朴槿惠当做自己的“国政伙伴”,但实际上党内的整个运作体系,全是由李明博一派掌控。

  在2008年议会选举期间,朴槿惠一派的主要人士全部落选。2009年,行政首都修正案引发争议,虽然争议最终和平解决,但李明博和朴槿惠之间的矛盾也达到高潮。

  朴槿惠借着“执政党中的在野党”的形象东风,领导能力更进一步,并且也获得了民众的好感。后来,她又以党的“救援投手”重新出战,还对党内进行了改革。

  改大国家党为“新国家党”,把象征党的蓝色改为鲜艳的红色,还在党章中增添了有关民主化和对成员的福利。因此,朴槿惠后来在党内总统大选候选人的竞选中,以84%的支持率位列第一,成了新国家党的总统大选候选人。

  2012年12月19日,朴槿惠以赢得51.6%的投票,击败另一位主要候选人文在寅,成功当选韩国第十八届总统。开创了韩国历史,成为了韩国史上首位女性总统。2013年3月25日,时隔三十四年,朴槿惠又重新回到了青瓦台,正式就任总统一职,开启了她的政治顶峰生涯。

  但在性别偏见较重的韩国,朴槿惠并没有得到那些高层官员的认可,她所提拔的官员也不被认同。孤军奋战的她,将求助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闺蜜崔顺实身上。

  2016年,在崔顺实的电脑中发现了两百份文件,其中有四十四份都是总统朴槿惠的演讲稿,而且打开时间都在总统演讲时间之前。

  总统的演讲稿在未演讲前都属于国家高级机密,通常只有总统和少数高级官员才能接触到。崔顺实并不是政府内的工作人员,却接触到这些,显然是朴槿惠违反了国家机密法。

  此事一出,舆论哗然,再加上此前朴槿惠刚上台不久,就急于给父亲正名,甚至要修改教科书;还有后来的韩国沉船事件,朴槿惠政府的不作为等,一时之间突然爆发,在青瓦台外面举烛示威的民众越来越多。

  话说回来,崔顺实是何许人也?简而言之就是一个骗子,她的父亲崔太敏是建立了永生教的前教主,也是朴槿惠的精神导师。一国的统治者竟然和有关,堪比韩剧的狗血,美剧的暗黑,泰剧的奇葩,英剧的让人摸不着头脑,日剧的心思缜密。各路媒体发挥编剧想象力,吃瓜群众看得义愤填膺。

  2016年12月9日,韩国国会就“崔顺实门”闺蜜干政一事,对朴槿惠进行弹劾,最终弹劾成立,朴槿惠被停止总统职务。她也成了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、任期未满的总统。失去总统大权的朴槿惠,还面临着多项罪名的指控。最终,在2021年1月,朴槿惠亲信干政和受贿案作出最终判决,共累计22年刑期。

  这位演讲中宣称将自己嫁给了国家,受尽民众的拥护的朴槿惠。曾经创造了韩国支持率最高的首位女总统,也成了历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,身后还要面临诸多罪名起诉。冥冥之中,这似乎也不是偶然一件。了解韩国的可能都知道,韩国总统本就是个高危职业,李承晩流亡海外死去,朴槿惠父亲朴正熙被刺杀身亡,卢武铉跳崖自杀 还有不少入狱的,很少有人能得善终。站在权力的顶端,也是高处不胜寒。

  不得不感慨,一个人的身世可以如此高贵,同时命运也可以如此地悲惨。如果粗略地观察朴槿惠的一生,很难看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,到底是她的错还是闺蜜的错还是国家的错?可能最终只能说,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,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